指尖上的小麻雀(组图)

猫咪集体围观图:不准动口动手,只能打酱油!

喂养了一个礼拜后的小麻雀。

别看你是猫,我不怕你!

我居住的小区属于城乡接合部,有山有水的,生态环境挺好,常年能见到各种鸟儿如燕子、布谷、灰喜鹊、白头翁等飞来飞去,最常见的还是麻雀。楼前是几栋闲置的别墅,有户乡里来的人家养了鸡鸭,于是乎经常看见三五成群的小麻雀来鸡圈偷食,甚至好多在别墅的屋檐下安了家。

5月中旬的一天早上,我和老公一起去晨练,走到楼前,看见地上躺着两只麻雀雏鸟,其中一只被车子压过。老公拾起来另一只,可能是手心里的温度温暖了小麻雀光溜溜的身子,感觉它微微动弹了一下。老公抬头看看四周,没有看到亲鸟在叽叽喳喳叫。

“唉,估计是这一窝大鸟争窝失败,小鸟被胜利的一方叼出窝外了。”老公心生怜悯,叹了一口气。这只小麻雀已经睁眼,浑身的毛还没长齐,能透过几近透明的腹部看到内脏。

小时候跟着调皮的大孩子们,也抓到过大小不一的麻雀,从来没有养活过,大人们说麻雀性子刚烈,一旦被抓情愿绝食而亡。看着手里啾啾哀鸣的小麻雀我犯了愁,可也总不能看着它死吧,首先要给它解决吃的问题。

还记得小时候麻雀被当做“四害”之一欲除之而后快,就因为这些家伙是糟蹋粮食的能手;而后来又给它们正了名,也是因为麻雀在除虫方面有一招。由此看来麻雀的食谱上既有粮食也有虫子。家里倒有大米、小米和高粱,这么小的雏鸟估计不好消化。这上哪儿找虫子啊?不至于去花鸟市场买面包虫吧……

情急之下我立刻想到一个好方法,家里有幼猫粮,这玩意营养够全面的,含有谷物、肉还有各种维生素,连忙找了小碟子将小颗粒幼猫粮用水泡上。那边盒子里的小麻雀一见人靠近,张大嘴巴叽叽叫着等喂食。将泡软的猫粮塞了一颗进去,小麻雀伸伸脖子吞了!一连喂了四颗后,它估计吃饱了,再也不肯张开嘴,没多大一会就拉了泡屎。行啊,能吃能拉就说明能养活,从此我每天多了项工作:喂养小麻雀。

一个礼拜后,小麻雀的饭量见长,一次能吞将近10颗猫粮,我有时候嫌费事,直接将硬猫粮塞进去,这家伙一下子甩头给吐出来。阳台种了几盆青菜,由于没打农药,这几天眼瞅着菜青虫生了不少,我也没舍得抓虫,几天后等虫子长大了喂小麻雀,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不吃,只认猫粮。看着被虫子啃得七零八落只剩下菜梗的几盆小青菜和肥肥胖胖的虫子,我欲哭无泪啊。

小麻雀的羽毛慢慢长齐,小黄嘴巴也逐渐褪色,很是喜人,站我手上悠闲地梳理羽毛,有时候顺着胳膊蹦到肩膀,振翅做欲飞状。这可喜坏了家里的几只猫,长这么大只见过窗外飞过的小鸟,哪里这么近距离接触过如此鲜活的食物。平时小麻雀关在笼子里,它们几个经常抬头看笼子做吞咽口水状,等到小麻雀在屋里试飞,好家伙,地上大小6只猫玩命追来追去,我,忙不迭追猫。好在,从小宅养的猫杀伤力还不是太大,追到鸟最多用爪子扒拉一下,还没来得及下口,我就给按住了。

小麻雀胆子也挺大,在我手里从来不怕这些猫,敢于跟猫对视甚至去叼猫嘴巴。有时候猫咪在睡觉或者不提防的时候,我就把它放到猫身上,小麻雀在猫身上蹦来蹦去,和谐的一张张照片就此新鲜出炉!

哎呀,老公封我是动物园园长,我现在养了6只猫,一只鸟,还有数盆菜青虫……我现在最喜欢听的歌就是范玮琪的《心的发现》:“飞越城市天空小麻雀累不累,你眼中的世界是不是很特别?在树的上面看着蓝天,有没有新的发现?哦我的小麻雀,还载着我们的梦到云里荡秋千……”

唯一感到惋惜的是,这只人工喂养大的小麻雀不会主动觅食,而且只吃猫粮,我发愁怎么将它放归自然? 蓝田暖暖